ag遠捚狟婥

劉斯路資深評論員美國總統特朗普10月突然宣佈將大幅削減2020財年軍費,把五角大樓從上到下折騰了個遍。沒想到一個多月後,在與美國防長馬蒂斯等人會晤後,又再次改口,承諾2020財年軍費預算至少為7,500億美元。不知道,這是否也是「瘋狗」馬蒂斯離開五角大樓的原因之一?但特朗普的反覆既再次顯示他反覆無常、恣意表態的施政作風,更足見美國戰略的困境。特朗普上台以來迫於現實大砍政府預算,唯獨加軍費,並公開承諾將持續增加美軍撥款,沒想到今年10月他突然宣佈,為控制國家財政赤字,將大舉削減2020財年軍費預算。根據特朗普的命令,五角大樓被迫調整先前預期的7,330億美元預算,新數字必須控制在7,000億美元以下。直到12月3日,特朗普還在推特上公開發文抱怨今年美國7,160億美元的軍費開支實在太高,稱將與中俄領導人會談,防止中美俄陷入大規模軍備競賽。這自然引起美國軍方抱怨,特朗普12月4日與馬蒂斯會面後又改口風。這改變意味虓s年度軍費預算增幅高達5%,而不是原來的削減2%。美兩黨在增加軍費上有共識有趣的是,2018財年特朗普提出了6,680億美元的預算請求,但最後國會批准的授權法案則是7,000億,比他的設想增加了320億,不但本黨共和黨支持,民主黨也很爽手。美國國會如此批准授權法案數額,美國近10年所未見。這表明,無論是美國總統還是國會,都以增加軍費作為其推行全球霸權戰略的基礎。而2019財年,軍費預算更高達7,160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比美國國會之前批准的2018年國防預算的7,000億美元還要高160億美元,比特朗普這年提出的申請更是多出了480億美元。要知道,這個增加部分相當全球軍費排名第五和第六的沙特、俄羅斯。按照美國戰略家的胃口,這還是不夠。例如,要支持海軍從現有的274艘水面艦艇向350艘艦艇過渡,但是,增加100億美元,買「伯克III」驅逐艦只可以買4艘多,而「維吉尼亞」級核潛艇的話可以買8艘。於是,可以看到,2019年財年,美國會多給特朗普160億美元,其實也就是多買軍艦。美國的評論員指出,美國軍費的大坑其實還有好多個,最大的坑莫過於核武器。美國的核武庫無論是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核潛艇、井射或者潛射洲際導彈,絕大多數都是冷戰期間掏錢研製和購買的。但是冷戰時期的核武器再先進也有老化的一天,美國國防部新公佈的《核態勢評估》,提出要「推進『三位一體』核力量整體升級」。故此,美軍核武庫本身就有兩個花錢的大坑,一個是舊裝備的維護,另一個就是新型裝備的研製,而新的就是「貴」這個特質不會改變。還有,就是特朗普說了要組織「太空部隊」,那要做起來更是軍費的無底洞。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美國只是保衛自己的國土和人民,美軍又何須搞這些新軍備,又何須在全球部署海外軍事基地374個,駐軍30萬人呢?特朗普說要和中國談減軍費,那麼筆者可以給他先支一招,那就是不要再搞什麼無謂的「自由航行」行動了。那都是白花錢而又沒有任何實效的玩意,你將一大把美鈔扔到海裡,但是絕對改變不了中國維護南海主權的現狀。你遠道而來,我人民海軍嚴陣以待,每次來了都第一時間被跟監、警告及驅離。前不久,你的驅逐艦還被我追趕、擠壓、逐出領海之外。美國無力再將高軍費撐下去事實上,中國軍事裝備近十年井噴式發展,在海軍方面已經超過日本,中國的海監船在海軍的掩護下對釣魚島實施「常態性巡航」;中國的軍機軍艦突破第二島鏈,並且對台灣島實施繞島航行,表明中國軍力已從近海防禦推向遠海攻守一體,在本國周邊佔有優勢,並且可以投射到遠洋保護國家的各種利益。美國遏制中國的南海牌不靈了,東海牌也不靈了。台灣牌呢,這次台灣「九合一」選舉說明,島內人心思變,渴望兩岸保持和平發展的局面,美國要打台灣牌包括對台售武、支持分離思潮,也是空間越來越小。特朗普要減軍費,這是真話,因入不敷出,財政赤字已到了歷史最高水準,且打貿易戰也損人不利己。短期特朗普固然還可以多印美鈔、多發國債,但那只是飲鴆止渴。也許,有人會問,高軍費是否也成為壓垮美國經濟的「稻草」,真不知道,但是美國無力再將高軍費撐下去,卻已顯示其全球霸權戰略的困境,也昭示遏制中國的戰略必然失敗。

  • 痔諦溼恀ㄩ 892995
  • 痔恅杅講ㄩ 656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08-19 16:13:29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645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600ㄘ

2014爛ㄗ495ㄘ

2013爛ㄗ676ㄘ

2012爛ㄗ648ㄘ

隆堐

煦濬ㄩ 鰍喃冞

ag遠捚蚔牁ㄛ※斕祥鷓民匊捏鬎僋灰溜情8G嘟嗊瓽艞縑掙瘨埮м萰警蚡ㄛ坻毀奧竭拊誨滿假銜知玴硐峈桵ㄛ闡鷓襞眣閥掘奾▲茬不疥眣移黤譆窗ㄐ救戔憚佽﹝翻蕊桶尨ㄛ婓徹40爛爵ㄛ笢藝壽炵楷桯腔藩珨祭飲燭祥羲謗弊華源腔儅憤統迵睿盓厥ㄛ鏍潔衭疑宎笝岆謗弊壽炵楷桯腔埭芛魂阨﹝1949爛8堎23掁玻鞈3奀勍ㄛ蟢薱н俴齟そЭ芛汔れ3衡綻伎陓瘍粟ㄛ蹴蔬碩謗偉腔啃俷萸撒藎悈炳樅萹鉊璉犖儩隙懂賸##袚跦咁埭ㄛ綻伎淉阱棉挈閡蛂B謫邿懂眳祥眢﹝

鎮陳哢硌堤ㄛ喳芼睿赻閩硅朴絳祡陝蜓犒佽氈壨敺窐ね狊﹝ag遠捚狟婥恅梒玴炒疢偷す軞抎暮腔森棒溼恀蔚傖峈陳笢衭疑盪妢奻蠍佸暮腔珨珜ㄛ蔚輛珨祭芢雄陳笢衭祓腔Ч趙睿楷桯﹝

§※峉§笢紲※儂§絞蚰蛂蚰疑珨僇奀潔眕懂ㄛ藝弊粒▲雺硊褊蝦荋騥婐邿詢褪撮腔湖揤睿猾黑﹝陳源詢僅ぜ歎笢源婓圉絢恀枙賤樵徹最笢楷閨腔笭猁釬蚚ㄛ堋樟哿肮笢源樓Ч僱籵睿衪覃ㄛ贗薯芢雄圉絢恀枙淉笥賤樵△譜翻魙馳疥牴什賮犖芢諉輷隅﹝婓奏鹵肪飽假銓場陑﹜檣暮妏韜§翋枙諒郤ㄛ岆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苀擦帡湮須淰﹜帡湮馱最﹜帡湮岈珛﹜帡湮襞砑釬堤腔笭湮窒扰﹝婓桵衭祑欴腔醴嫖爵ㄛ坻赻陸岆※嗣豻芊情迭倡輕恟暰嗀聒楠狠拑樊措钀濂楷珋賸⑽祩腔极郤杻酗﹝

堐黍(308) | ぜ蹦(827) | 蛌楷(952) |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蹕暑2019-08-19

隸眅雌笢弊濂厙瓬獰陔笢弊傖蕾70笚爛炵蹈惆耋▲56跺鏍逜56跺條◎ㄛ踏毞芢堤菴坋珨摩ㄛ噹③壽蛁﹝

曾淵滄博士特區政府再就修訂《逃犯條例》作出調整,主要的修訂有二;一是移交的條件必須是疑犯所犯的罪可以判處7年以上監禁的罪;二是移交要求必須由當地的中央政府機構提出。經過修訂後使到不少原本懷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商界開始支持。商界曾經有人說在內地「包二奶」也會被移交,現在所謂憂慮大部分都消除了。現在,改為7年,明顯地,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只針對嚴重罪行的逃犯,一般的商業糾紛是不可能被移交的。比較可笑的是有個別商界人士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時,說擔心自己因商業糾紛而被移交回內地,但實際上他經常往內地發展生意。這是互相矛盾的說詞與行為。內地政府若想拘捕本港商人,大可以在他進入內地時進行,何必大費周章地搞移交?特區成立至今,這麼多年,與其他地區的移交逃犯個案並不多。商界人士在談起《逃犯條例》修訂時,經常提起許多年前港英政府在設立廉政公署後下過特赦令。商界人士很希望特區政府在《逃犯條例》修訂前也下特赦令,既往不咎。現在,特區政府主動提高了《逃犯條例》的移交門檻,也相當於下了「特赦令」。因此,修訂後商界放下了憂慮更支持《逃犯條例》的修訂。每一個人做事都應該奉公守法。不少在內地有巨大投資的企業負責人都公開表達一個共同的看法:「我不犯法,為什麼擔心修例?」任何商人如果擔心被移交,有什麼理由今日仍然有巨額的投資在內地?特區政府將《逃犯條例》中移交門檻提高後,商界的支持聲音多了大了,反對派就更加誇大《逃犯條例》修訂造成的負面影響,打擊香港的經濟前途。反對派聲稱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大量港人會外逃,帶走大量資金,股市樓市會大跌,港元會貶值......不可否認通過修訂《逃犯條例》,或許有一些躲藏在香港的內地逃犯會離開香港,會帶走一些不法資金。不過,這些人不會有很多,他們也不一定能找到願意收留他們的地方。今日,世界有不少國家和地區已經與內地簽訂移交逃犯和司法協助的協議。日前,就有數百名電話騙徒在西班牙被引渡回內地;既然西班牙都與內地有引渡逃犯的安排,「一國兩制」的香港為什麼不能與內地落實類似的安排?

2019-08-19 16:13:29

笢源宎笝植桵謹詢僅睿酗堈褒僅艘渾睿芢輛笢除壽炵ㄛ堋肮除源珨耋ㄛ樟哿婓扡摯捨森瞄陑瞳祔睿笭湮壽з恀枙奻眈誑澄隅盓厥ㄛ樓Ч楷桯桵謹勤諉ㄛ旮趙※珨湍珨繚§昢妗磁釬ㄛ芢雄笢除壽炵祥剿闐奻陔怢論﹝

礎隴隴2019-08-19 16:13:29

§抶れ勤湮悝汜尪條腔荂砓ㄛ議竻諒絳埜最峞帡祥拸蚡藉華佽ㄛ※蝜羶衄崨狟跦﹜穩腕蛂腔麩芛嫁ㄛ硐岆參窒勦絞釬&徹參颸腔极桄桴*睿&傲傲踢腔樓馱盄*ㄛ婬詢腔悝盪ㄛ珩麵眕婓窒勦膘扢笢楷閨茼衄腔釬蚚﹝ㄛ何亮亮日前,香港特區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兩名「泛民」議員前往美國訪問。陳太獲得美國副總統彭斯「簡短會見」,還在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說,稱美國一旦取消《香港政策法》中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即使美方一開始只取消部分特殊對待,也足以對香港經濟及國際地位造成打擊。過氣政客陳太和兩名現任議員到華盛頓,要求美國官方干預香港特區事務,其值得關注之處有三。首先是美國官方利用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和反對派政客,污名化「一國兩制」,影響香港的輿情,已經是常態。但是,美國官方往往是在認為對自己有利或需要的時候,才採取這種行動,以達到特定的目的。由於香港至今沒有國家安全的法律,是國家安全方面的「自由港」,香港的反對派政客可以在美國的策動下肆無忌憚地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動而不會受到懲罰,而他們通常的借口卻是「中國政府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其次是《香港政策法》。這是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國內法,承認香港為獨立關稅區。二十多年來,美國國務院每年或每隔一兩年,會向國會提交《香港政策法》的報告。去年,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出,美國政府應該重新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之地位與政策,以及限制美國潛在軍用高科技產品出口到香港。顯而易見,這是美國國會的一種策略,試圖以此要挾中國政府作出讓步,否則美國可能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美國政府並沒有採納這一建議,因為白宮的決策是通過與中國政府談判解決貿易糾紛,這一談判已經接近完成,美國政府更不會因此動用這一手段,但是未來美國在需要的時候,仍然有可能使用這一手段,以此動搖香港的人心。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是由《基本法》規定的,是中國政府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組成部分,並非美國或其他國家的恩賜。獨立關稅區為香港的經濟繁榮創造了條件,也為在香港的外資提供保障,相信美國政府和美資企業對此非常清楚。由時間點來看,三名香港反對派政客訪問華盛頓的時間,正好是美國國務院公佈《香港政策法案報告》的日子(3月22日),這份報告確認維持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但又指稱中國政府的個別行為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可見美國政府既定政策是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是有時要敲打一下中國。第三,如果美國不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將香港對美出口與美對香港出口,與中國內地同樣看待,會產生什麼後果?香港對美出口,只佔香港出口總額的8%,如果這部分全部被美國徵稅,對香港整體出口有影響,但不是毀滅性的打擊。另一方面,美國對港貿易的順差,每年高達三百多億美元,如果按照特朗普總統對於貿易順差的理解,可以說美國每年從香港「偷走了大量財富」,美國為什麼要斷自己的財路?明乎此,香港的反對派政客乞求美國考慮撤銷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能是自曝其醜,而美國只是利用他們騷擾中國。(本文轉載《環球時報》,作者是鳳凰衛視評論員。)﹝ag遠捚狟婥坢鰻桶尨ㄛ笢弊岆攝眼嫌奐諄輓霰鯙挹芼黻憿ㄐ

桲褓2019-08-19 16:13:29

6堎17掁炯勾瓮楷汜撰華涾﹝ㄛ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肮奀ㄛ笢弊わ珛珩剒猁婓弊暱磁釬笢籵徹鼠す噥淰枑汔淕极阨すㄛ載疑妗珋誑瞳僕荇﹝﹝

陝掀捚坢2019-08-19 16:13:29

辣齮炸捺麭匢6鰍芛窒勦硐衄5靡補窒睿8靡桵尪〞〞軞僕13芊ㄒ柑g遠捚狟婥坴崨跦萇薯數講鍰郖35爛ㄛ酗ぶ植岈萇夔數講潰隅汜莉迵撮扲旃噶馱釬﹝﹝※渾堤覜①賸ㄛ忔祥腕﹝﹝

燠笭簿2019-08-19 16:13:29

釬峈縝闔癒測桶芶腔笭猁傖埜ㄛ親爵掀誠昢擁蔚統樓掛趣痔擬頗﹝ㄛ攣悕侂酗戺賸珨諳ァㄛ隄毞奀忣屾ㄛ粕こ覃撙岆湮麵枙ㄛ褫煤賸坻祥屾陑佷﹝﹝換畦澱峈斕忯燴盪趣岍賜誑薊厙湮頗腔陔謠萸﹝﹝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